社恐社恐社恐
而且玻璃心
发图,删图,杂食洁癖并存,情绪不稳定
脑子有病的那类水瓶座,还是话唠
一切发出来的东西都是可以被删掉的
闲(胡)扯爱好者,脑洞歪
不会拉黑人,只会默默尴尬自嘲删东西……拜托不要伤害我拜托拜托

前天下午去打印小说和digest的材料(因为不喜欢看电子版),忘了带钥匙(此处应有张士超,是的没错,我就在国权路上,国定路隔壁的隔壁国权路上。)于是躲进全家干脆看起材料。看着看着瞌睡了。
去年蹲松江的时候那家全家窗口加了座位,我坐在加的那个座位上。
冬天,啊,冬天的全家,靠窗的座位。
高三的寒假有那么一段时间天天下午滚到那家全家,买几罐咖啡一份饭,刷题。一天最高纪录四份卷子的样子吧……两张英语一张数学一张历史。人蠢脑力不够身体又不好,极限了。
那天回家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。感觉自己一辈子没这么想死过。
挺充实是真的,然而现在的我只会犯困玩手机(面瘫)
19岁之前最后一唠,还有十五分钟。

评论 ( 9 )
热度 ( 2 )

© TianA | Powered by LOFTER